featured 成為更好的自己

你的價值觀,是否也被社會現實綁架了?

日前有某航勤公司的員工,因為不滿工作條件,加上年終獎金給太少,發動大規模請假的事宜。事件發生後,資方的態度一度非常強硬,寧願多花錢請派遣工,也不願意談判。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總之事件快速平息,這件事情也不再是新聞的焦點。

在稍早之前,有某網路書店,資遣了一位掃地阿姨。因為被資遣拿不到退休金,才驚覺,原來自己工作幾十年,並沒有勞保。雖然在輿論壓力下,資方也和掃地阿姨和解了,但這背後的問題,真的不太單純。

這兩件事情雖然看似沒有關係,但背後都反映了在台灣勞資雙方關係上的不對等。勞方長期都是弱勢,即便看似有各種法條的保護,但資方總是會找到一些漏洞,做出一些對自己比較有利的事情。更恐怖的是,勞方對於這種長期不對等的關係,多數選擇隱忍,接受。也因為這樣,資方就會更加予取予求,還覺得這些都是勞工應該要做的。

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,大家的想法也轉變了,在年輕族群上,這個轉變特別的明顯。很多年輕人,面對不公平的對待,不是直接退出,就是據以力爭。慣老闆們,面對這些控訴,其實不大會檢討,反而會覺得是年輕人涉世未深,不懂職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但是,如果資方都不做出什麼改變,那可能就會面對各種的缺工。就像現在服務業就嚴重的缺工,但也不見資方明顯提高薪資額度,像是有新聞提到年貨大家找不到工讀生,連時薪兩百都找不到人。看到這樣的新聞,我心裡想的是,兩百也沒有比基本薪資高多少,而且這工作擺明就是會很累,怎麼會有人想要賺這樣的錢呢?不過,如果時薪變成是五百,我想老闆應該就不會找不到人了。

薪水與工作意願,就像一個恐怖的平衡,勞方和資方都在試探別人的底線,就怕自己吃了虧。對於有經濟壓力、有家庭的人來說,很多時候就會選擇妥協。但是,年輕世代在可能只需要支應自己一個人生活的狀況下,就不一定會妥協,這大概是大老闆們沒有想過的事情。雖然年輕世代一方面看起來花錢不手軟,但是在需要節省的部分,他們的能耐恐怕也是很多人無法想像的。

價值觀轉變,是變好還是變壞?

如果再多想一點,這件事情,或許反映了價值觀的轉變。以前的人追求安定,只要做一件事情,可以讓自己日子平穩,那麼就會選擇去做那件事情。所以,只要固定可以領到薪水,就算被老闆欺負,那也沒有關係。

可是現在恐怕就不是那個樣子了…  我覺得價值觀的轉變,不僅是在年輕人身上,是整個世代的轉變。伴隨科技的發展,特別是網際網路的發展,很多事情都有了轉變,最明顯的就是一個人要成名的方式。

轉變一:想要快速成名

在資訊管道有限的年代,一個人要有名,看起來可能不難,只要上了僅有的幾個電視台,或許就有機會成名。但是,並不是隨便的人,都可以輕易的登上這些頻道。就算你很有能耐,多數的節目也不是現場直播的,也就說從你上節目,到節目播出之後,你才有機會成名。

現在,只要你有一個聳動的、吸睛的素材,你可能在五分鐘內就會成名。因為網路擴散的速度快到一個難以想像的境界,足球明星C羅在IG上面有五億多個追蹤者,只要他一則限動,就可能有非常多人會看到,以及轉發。對一個素人來說,或許不一定有大量的粉絲基礎,但是只要東西被轉發了,社群平台就會改變演算法則,讓大者恆大,甚至說到無限大也不是一種誇飾。

但是,快速成名不一定意味著你就可以一直有名,甚至也會伴隨一些你不想要的事物,像是網住霸凌等等的。像是在跨年晚會上,白冰冰演唱了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,就引起了兩極的反應。如果論曝光度來說,肯定幫她賺到了不少的曝光,但是有多少比例是好的曝光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當然對成名的渴望,某部分也是因為媒體所影響的。比方說,媒體可能會說某些網紅一年光是拿到粉絲的贊助,收入就破千萬。很多人都只看到這些光鮮的部分,而沒有去思考,為了要成就台前的自己,幕後要有多少的付出與努力。就像一段好看的影片,絕對不是隨意開機,一鏡到底就可以成就的。可能在拍攝之前,就要思考好腳本,除了拍攝之外,也要考慮後製、推廣等等的事情。這些付出也是相當可觀的,只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,他們想到的只是,如果我也可以當個網紅那有多好,只要隨便開個直播,就會有很多人donate我。 

轉變二:想要馬上得到好處

當然也不是所以人都想要成名,但這並不影響我們追求即刻回報的心。如果米歇爾教授在此時此刻做棉花糖實驗,應該會徹底的失敗,因為可能所有的人都會馬上吃下那顆棉花糖,而不會想要忍耐。那些會忍耐的人,恐怕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吃棉花糖,或是因為吃棉花糖會過敏,所以沒有買上吃掉棉花糖。

因為我們太習慣只要做了一個動作,就要得到一些好處。到現在,可能連那個動作都免了,因為各種看起來像好處的東西,會想辦法主動接近我們。如果做一件事情沒有辦法在即刻或是短期內獲得好處,我們可能就不會想要做那件事情。

你問問自己,如果有店家請你發表評論,或是加入會員,你真的都會做嗎?倘若它們給的好處很少,你還是會做嗎?如果要做很多事情,才能得到好處,可能更多人就會卻步了。我們被慣養成要現實一點,因為這樣對自己才是有好處的。即便你發表評論不是為了直接得到商家的好處,你也有可能是因為發表之後可以獲得平台或是親朋好友的肯定,而去做這樣的事情。最恐怖的是,我們很有可能直覺性的去做這件事情,而且沒有想到自己其實是被好處制約了。

因為現在有太多管道可以讓我們得到好處,所以如果用A方法沒有辦法,我們可能就會用B方法。也就是說,要怎麼建立黏著度和忠誠,在現在這個年代真的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就像每到了年底,很多人都開始剪信用卡,因為在新的一年,優惠可能不是那麼好了,就會想要挑選一個更好的選項。

轉變三:想要付出很少、獲得很多

還有一個跟這個有關且令人憂心的價值觀,就是希望可以用最少的努力,換來最大的報酬。最直接的例子,就是炒房。當然不是說炒房這件事情完全不需要努力,但是不少人看到的是,只要有足夠的資金,在對的時間點入場,幾年後就可以幫自己賺到一桶金。房地產如同各種投資,本來就是合情合理的做法,只是如果每個人都想用這樣的方式來過生活,那社會恐怕也會崩解。

如果可以輕鬆做一件事情,就可以賺到很多的財富,那麼幹嘛要辛苦工作?或許這樣的價值觀,就是先前有不少人會被騙去柬埔寨做詐騙的原因,大家都想要快速、輕鬆致富。在我們責難那些人的時候,我們也該問問自己,是不是社會的氛圍其實是認可這樣的價值觀的。我們都認可且期許自己也可以這麼做,來自己可以過好日子。就像以前的人覺得只要勤奮努力,就可以過好子一樣。

雖然看起來差異很大,但其實都是人們在追逐社會上認可的價值。所以,在我們覺得為什麼大家不願意做服務業,不願意踏實工作的同時。我們該想想,這樣的價值真的是社會上大家稱許的嗎?如果不是的話,我們為什麼期待有些人要那樣做,憑什麼有些人就要做功德?

你願意做出一些改變嗎?

前面講的有點沉重,但目前社會上的價值觀真的是讓人憂心的,如果都沒有改變,那麼未來的社會是難以想像的。其實我們已經可以在年輕人身上看到,價值觀的影響,真的很顯著。相信有跟年輕世代交手的人們,應該都會有很深切的感受。

面對這樣的事情,要快速做出改變,需要政府出手。但無奈的是,因為民主政治下的政黨輪替,政府只會想要討好選民。就像超徵的稅收,居然不是拿去好好運用,而是發還給民眾。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… 既然政府有多一點的稅收,那就該好好做一些事情,而不是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,都說經費不足。就算這些錢拿去改善公務員的收入,我覺得可能都比較好。畢竟,不少基層的公務員真的很辛苦,要不是為了一份穩定的薪資,恐怕也不是那麼多人想要做這樣的工作。

面對大環境的變遷,我也不認為認真勤奮工作,是我們該信奉的價值觀。但我覺得現在的價值觀是令人憂心的,我也不樂見社會上瀰漫這樣的價值觀。

我自己會從認真過生活,珍惜每一份資源開始做起,也邀請你可以一起。當然也歡迎你可以找到自己覺得好的價值觀,並且從自己開始做出一些改變。與其抱怨社會價值觀淪喪,不如改變自己,讓別人信服,我是這樣相信的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