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為更好的自己

誰說我在做壞事?

最近因為疫情持續嚴峻,打疫苗救命成了全民運動。政府雖然制定了施打疫苗的規範,但陸續有破壞規定,明明不是最需要打疫苗的族群,也自我合理化,覺得自己很需要打疫苗。

到底這些人有沒有在做壞事?

要回答這個問題,我們要先定義,到底什麼是壞事。你可能直覺上會覺得,這件事情很容易,壞事不就是不好的事情嗎?像是偷別人的東西、傷害別人等等的。在多數的情境下,可能沒有錯,但是如果你偷的東西,其實原本是你的,只是被別人偷走了,那到底你算不算是在做壞事呢?

剛剛那只是一個例子,事情到底是好或是壞,都是由人來決定的,只要多數人認定那件事情試好的,就是好事,那件事情是壞的,就是壞的。所以如果多數人覺得,自己要不顧一切活下來是好事,那麼不擇手段去施打疫苗,就是一件好事情。如果多數人覺得,政府沒有符合人民的期待,就是壞事,那麼這就是一件壞事。

在人類的歷史上,就有很多這樣的矛盾存在,像是希特勒對於猶太人的大屠殺,就是很典型的例子。因為當時希特勒讓多數人覺得,屠殺猶太人是該做的事情,所以很多人並不覺得他在做壞事。

史丹佛監獄實驗 (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) 或是米爾格倫實驗 (Milgram Experiment),都在實驗室中驗證了,當年希特勒的做法,到了現代並非不可能發生的。舉例來說,米爾格倫用了科學研究當作包裝,讓無知的實驗參與者為了對科學有所貢獻,會去傷害另一個陌生人 (按下會釋放致命電擊的按鈕,去電人) 。不少參與者表示,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做,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件事情是別人叫他們做的,他們只是服從那個人的指令罷了。不過,我必須要幫米爾格倫做一個澄清,在他的實驗中,沒有人接受到了致命的電擊,那都是假的。

最近也有一個新聞,就是一個媽媽,為了要養家活口,所以不得不鋌而走險。那我們該說她做了壞事嗎?從客觀的法律層面來說,她確實違法了,違法了防疫的相關規定。但是如果因為她的不作為,她的家人因此生活困頓,甚至有小孩會被餓死,那我們又會怎麼看待把孩子餓死的母親呢?我們可能也會覺得,這位媽媽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。

在韓劇《信號》當中 (後來有一個翻拍同名日劇,個人覺得韓劇版比較好看),有一個橋段,也讓人相當感慨。當中有一位高官被舉發他參與了工程開發的弊案,他面對這樣的檢舉,並不是道歉,而是捍衛自己的做法,認為工程案最終帶來了很多的好處。言下之意,他覺得他沒有做了不對的事情,甚至是做了一件雙贏的事情,為自己帶來了財富,也為社會做了好的貢獻,為什麼自己要覺得不好意思?

該改變的是什麼?

如果,壞事不一定壞事,好事不一定是好事,那需要改變的到底是什麼?關於這件事情,我覺得憑藉一個人的力量,很難去扭轉大家對於一件事情的觀感。但是,你至少可以練習當一個明理的人,不要太容易就判定一件事情是對,或是錯的。

也因此,我們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就可以對自己在做這件事情過程中的行為,都理所當然覺得些行為都是對的,都不該被批評的。同樣的,我們也不應該因為別人做了一件壞事,就覺得這個人真是壞的很撤底。善與惡背後,真的不是那麼單純的非黑即白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