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為更好的自己

我們都是自私祖先的後代

你是真的無私嗎?還是你也是自私的?如果知道自己是自私的,或許就不會那麼自私了!

幾十年前英國學者理察‧道金斯出版了「自私的基因」這一本中要的書籍,簡單來說就是想要強調基因是自私的,最終級的目的就是要讓基因可以被繼續傳遞下去。在道金斯的論述中,基因和生物體可以是獨立的,也就是說為了要傳遞基因,基因可能會導致生物體做出有危害自己的事情。

不過來自基因的自私,很多時候是讓我們做出利他行為的基石,像是一個常被提及的例子,你若和兩位兄弟一起去森林健行,遇到一隻熊的時候,你該怎麼做。捨棄自己的性命,讓兄弟有機會可以成功逃走,看起來是利他的行為,實際上是讓自己的基因可以繼續傳遞的自私舉動。

所以,到底什麼是自私、什麼是利他,恐怕要看你是從什麼觀點來看。

最近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關係,利他、利己這樣的議題常浮現在新聞媒體中,我們會說那些救人的醫療人員很無私,說那些有染病風險卻不願意居家隔離的人很自私。

這些說法真的對嗎?

我想我和多數人的觀感是一樣的,沒有辦法接受那些有染病風險的人,卻不願意居家隔離。但是,若從那些人的觀點出發,他出來趴趴走的行為,可能是合情合理的,因為他自己有一些機率的盤算,覺得自己染病的風險不高,如果把自己困在家中,帶來的負面影響,終極來說對自己的傷害是更大的,甚至也會有比較高的社會成本。

那麼再說更多人會面臨的困境:到底該不該搶買口罩?雖然現階段看起來大家還沒有必要時時戴著口罩,但是畢竟戴著口罩是一種保護措施,若有能力保護自己,為什麼不保護自己呢?

到底哪些人該被優先保護,又是誰說的算呢?現在要讓第一線的醫護人員獲得保護,大概是比較沒有爭議的,畢竟沒有這些人,未來染病了,就沒有人可以協助治療。 除此之外,真的都有很多的討論空間,也涉及了許多的社會現實。

如果現在我們面對的不是病毒,而是飢餓的殭屍,我們要保護哪些人?我們是要保護那些有能力對抗殭屍的人,還是那些比較沒有能力可以對抗殭屍的呢?這都是很難回答的議題。若以基因傳承的角度,我們應該要保護那些比較有能力對抗殭屍的人,因為誰知道哪一天殭屍會不會更具威脅性。如果我們一開始只保護老弱婦孺,那麼等到青壯年都被消滅了,老弱婦孺會更容易被消滅。

接受自己是自私的吧!

真正無私的人很少,你能越早面對自己也是自私的,或許也比較知道該怎麼調整自己的行為。以我為例子,我知道自己也是會擔心被染病,那既然不要跟最需要口罩的人搶口罩,那我就盡量減少自己被感染的可能性。這樣的做法,就是既自私但又盡可能有一些利他的行為舉動。

很遺憾的,我們沒有辦法要求別人不要自私,如果你擔心有一些自私的人可能會害了你,那麼請你好好保護自己。老實說,很多自私的人,其實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自私的,會覺得理所當然。自私的人有更高的機會過的比你好,你可以不要像他們一樣自私,但並不表示你就不能好好照顧自己。

期許我們在必須自私的同時,盡量不要危害到其他人的利益。若多一點人可以這樣做,或許我們就更有機會可以面對很多的難關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